• shi

    2011-09-20

    闷热的蓝色投射出冰冷的草原

    橙色的闪电打在啤酒里

    声音的尽头是无限震颤 剥下一层虎皮披起

    温热的血液紧贴肌肤

    每一寸都黏稠的被舔食

    就如山神合着汗水拍打脊背

    一记重拳 膨胀恒定

     

  • shi

    2011-09-06

    灼热的白罩罩住金黄的边沿 
    沙砾打痛肌肤 
    骆驼背负伤疤 
    先咽蜜瓜后尝青稞 
    湖泊里也涨满粮食 
    纵是此地 也犹见 

    烟雨中一枚微卷屋檐 
    白鹤以湿翅拂过 
    樟树树液淹没宣纸 
    卷起蓝色衣袖 
    眼眉挑起 
    笑入湖里 
    打水 
    生火 
    再饮一杯青稞

  • 再见。

    2011-07-09

    昨天我力图取用你身上的绿色。 隐隐发现,你怎么好像有点垂头丧气。 心说或许是天气太热了吧。 每次看到闪电, 都想今天你会不会逃过一劫? 还是无谓的被取走一部分呢。 

    但是今天早上,你就这样提前走了。 伐木机一条一条的卸下你身上的一部分一部分。 烂根了。疏于料理了。怕砸到人了。怕砸到楼了。 很多人围观着。 你就这样只剩下半个腐败的根。 另外半个已成木屑。 
    你没有顺其自然的倒下,被腐蚀,被蒸发,彻底消失。 而是以这样一种方式还留下一部分。 

    从此从这个窗户望出去,不会再有你。 
    从此从这个阳台望下去,骑车的男女不会再有被挡住的两秒钟。